• 2012年08月25日

    两年后 我回来了!

    前镇子老友春树来伦敦,大家重逢相聚不亦乐乎,期间聊到了一个共同话题就是为什么我们不恢复写博客。直到今天小玉又提起她这些年一直很关注这里,我对这些老友们的箴言实在感动,今天不小心又重新翻开这里,一篇一篇的读起来,不时问自己,这些真的是自己写的吗?我曾经经历过这些?上一篇博文几乎是整两年前了。

    其实我喜欢写字,我想写勇敢率真的灵魂,用自己的眼睛去观察,用自己的心去爱,用自己的理智去判断。

    http://filer.blogbus.com/1209310/resource_1209310_1345850267s.jpeg

     

     

     

  • 2010年06月27日

    London's summer 2010

    发件人 Museum
  • 今天晚上回国秋游加办重要事儿几星期,
    走前下足了DANIEL BELL的所有曲子和最近几个月的现场,
    他爷爷的!!!!! 吼~~~~~~~吼
    弄了几张他的黑胶CUT版本,
    A面的“SUPER MINIMAL”系列太起发儿,
    这就是MINIMAL TECHNO的本意,这个家伙的品位太独特了。

    没想到他的现场这么好玩,他好象老喜欢跟人蹩着走,但还把台下人弄的特HIGH,我就喜欢这样的!
    用人声效果器即兴做LOOP加BEAT,扭曲,机械,还有他
    惯有的太空SEQ声音,听着有点淘气,倍儿感亲切,特别白人音乐的气质,
    DJ加额外的现场即兴表演太COOL了,像是200个机器人集体吃能量块儿然后在那并排走太空步。

    尽管他也是从DETROIT走出来的,而最终的落脚地降在
    了柏林,但是看他采访
    说受的影响后,我现在终于明白他可以这么持续延伸自己的
    想法,20多年来仍旧不断的CUTTING EDGE,可贵!
    好的DJ现场从头到位都会有种精致感,每次看到他在台上总是笑呵呵的
    望着台下,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,再加上耳边传来的声音,叫我特别感动,
    看来这个“MINIMAL TECHNO FATHER”的头衔真不是白来的,
    何况他现在一样是“FATHER”。

    发件人 shenjing
    定了两台唱机,圣诞节到,主要是被这些黑胶唱片的
    质感迷住了,从此再也听不惯数码声音,
    感觉黑胶里音乐的每一轨都能分开来听的特清楚,
    而且能感到每一轨之间的距离感,声音特别DEEPTH,
    (还有粉噪音)。问问这边四十岁以上的老人,大家
    都对黑胶有种特殊的亲切感,反正CD都能从SOULSEEK上
    下,我现在喜欢的音乐基本都是黑胶形式存在,以后就走黑胶吧,洒家目前是MUSICIAN兼并音乐发烧友身份,
    不走点黑胶实在对不起自己。

  • 2008年08月30日

    Notting Hill Carnival

     上周六在Notting Hill的狂欢节,一直持续到周一。

    今年比去年人多,音乐也不错,两条主道的街还是没挤进去.

    有个菠萝舞台其中来自TRESOR的DJ JAMES挺不错,在那
    耗了6个小时,干掉了一整瓶
    的茴香酒,最后我的钱包被随行的
    朋友们没收了,说不准再买酒。
    六七架直升飞机一起在
    天上盘旋,弄得气愤更加刺激。

    发现自己现在真的是老了,体力明显没前几年好,中途躺在了草地上又发生了幻觉........

    这个狂欢节已经有将近60年的历史了,
    最早是由刚移居到这里的牙买加人因为
    思乡搞起来的,最后越来越大,内容也
    越来越丰富, 去之前先在朋友家看了奥运的闭幕,
    北京现在应该能喘口气了吧。

    晚上刚要回家,收到了朋友的短信说Magda 现在在伦敦,晚上在东区.......

    天儿~~~~~ 我回家了,回家去我的另个也是最重要的穿越时空的PARTY。

     

     

     

     

     


     

    最近新做的另个菜 RICE SALAD,夏天快过去了,希望冬天快点来吧.......
  • 2008年02月11日

    祝大家鼠年好听!

    最近忙翻了没什么时间上来,先给大伙拜个年,祝鼠年:精神饱满,好听,好看,好思考。

    这边春天来的早,今儿早上忽然发现家里花园突然变绿了,还有阳光,好象这一年中就没见过几回阳光灿烂的日子。

    下午去了国家图书馆办的一个大型先锋展览,彻底的疯掉了.......过两天放上来文章!看身后的这次展览标题,就知道要有多兴奋!


  •  

     

     

     

     

     

     

  • 下面那本正在阅读的《THINK》,到今天为止,已经开了将近20页了。
    到今天,也已经连续下了20天的雨,每天没有停过。
    第一个开篇“ THE SELF”(自己),一共十个问题,辩论的很详细和
    清楚,我也慢慢的好多了。昨天拜访了哲学老师,提前了解些今年九月开学要学的东西,这是我被认为来这里的真正目的的开始,我等了半年了,他给我了课程安排表和教科书的内容,开篇居然是从萨特开始,兴奋坏了。感谢家里的这个厨房,在里面学习,它会是我最大一个回忆。

    关于“自己”,似乎每个哲学领域的开端都要先从这里开始,它是哲学海洋里的一滴水,先去认识自己,也是我第一次接触。就自己来说,当我们越来越密切的进入到我们“自己”是什么时,
    总会被困惑在围绕一些详细的知觉中:热-冷,
    淡-深 ,爱-恨,痛苦-愉快,没有知觉我们就不能抓住和判断自己,同时只有用
    知觉才能观测一些事情,当知觉在某一时刻远离了,比如彻底的入睡后,
    暂停了这种身体上的知觉,我们自己也不存在了?

    如果去深入观察“自己”或进入到这个思考时便开始迷惑,所有我们偶然发现的
    都会被叫做“精确的知觉”或者“经历”,“情感”,甚至有时候连
    “自己”是否是这个经历里的主导都完全的不被注意到了,
    所以我觉得这个就是一个通篇进入的口儿,即
    开始关于“精确的知觉”和“那么到底什么是“自己””。

    关于内十个问题越看越可怕,感觉哲学就像是一台显微镜,万物透过它都能看到到惊奇的新的发现,我还没读完,还要再过几个连续下雨的日子后才能继续一点点儿出来。

    待续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

    找了门和钥匙很兴奋,另一个让我快乐的发现是,原来文字对引导思维的判断是多么的重要。
    在学之前老师就不断的强调过关于在哲学领域里,语言是一个多么重要的
    部分, 起初我只认识到的是 语言是一个本身带有逻辑的东西,它本身的
    逻辑会覆盖住自己原本思维的逻辑,所以会传达出错误的信息。

    而现在得到的重大突破领悟是:突破语言,只把它当作引导自己思维的符号就可以了。
    我的第二语言是英语,我现在学习的东西是在用英语,而我的思维习惯是从中文
    过来的,所以在用英语从事工作时我看到了很多以前发现不到的含义。
    记得有一次读《一九八四》,
    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    PS:很抱歉,洒家不太喜欢这本书,最根本的原因是
    洒家本身就讨厌小说这种文本,总是要编造一个框架结构往里填造
    思想中心特别的多余,我体会不到这里面的感觉,再加上受维特根斯坦的影响越来越大,我开始讨厌某些文字,周围已经有两位老师相继被创造小说弄得崩溃了-------辛苦的花了一年半写的东西忽然有一天
    自己读了一遍后开始恨这些字和自己,点把火全烧了。。。。。。。
    后来给我写了封邮件说“还是做音乐好,你们5分钟的东西突然不喜欢了
    去毁掉也比两年的挣扎最后毁在一把火下好些”我当时听完后也崩溃了,(最近这
    些日子我好象动不动就崩溃)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    之后和老师聊起来表达自己并不是太喜欢,感觉内容有些老,在现在这个
    年代已经体会不到从那时开始设想未来主义带来的刺激了,后来他带给我了
    《一九八四》的原著,里面有很多被勾画了横线的语句,他说
    这本书在英国人眼里是个语句非常精彩的作品,也是ORWELL的佳作,你再试试看,
    书的第一页开头中被画上了这句“It was a bright cold day in April,and the clocks were
    striking thirteen",这是一句过去时时态,起了双重的强调,“thirteens”在动词“WERE”后被
    放大了,所以被注意到的是:“十三”,说明这不是个寻常的时代,时钟敲了十三下
    可能是未来的或科幻的时代,我一下子醒悟了,中文版本的差不多三页多过去了,
    还没体现清楚这个切入点,结构很乱。
    后来我们俩同时感慨着关于“语言”对人类思维和情感的表达起多大的控制和作用,其实《一九八四》创造出来的最漂亮的亮点之一就是语言的控制,他阐述了一套“政府的语言”-------政府的控制多数都是靠语言,他们总有一套自己的语言来控制人类和社会

    我的这个另外语言工作很辛苦,总之恐怕是个比尼采的内个超人哲学还要
    疯狂的行为,10行小字儿要花一个下午去深入,但是挺好,因为
    如果要是中文的话,字一个个的划过眼睛是根本不懂得去珍惜的。
    如果有条件可以试试学习第二语言的知识,非常有意思。
    还没有开始选择去学门第二语言的话,先别选
    英语,先去试试学习德语,这个在未来再来解释是为什么吧,总之绝对
    不会错。

  • 2007年06月02日

    归来!

    终于回来了,这次的柏林之行和录音特别成功,是一次非常宝贵的经历。
    柏林太另人着迷,打算以后没事就过去转转,因为很近。
    先去整理一下文字和图片,慢慢放上来日记。
    5月30号的生日那天正好也是录音结束的日子,大家
    一起庆祝了,吃吐喝吐,除了收到了来自老王和
    伊娜的神秘礼物,十分高兴,在当天还收到了一个朋友送的白菊花,
    这个在中国是送给死人的礼物成为了我的生日祝福,
    很喜欢这种背道而驰的交错,而且死亡的礼物总能另我很
    亢奋。
    我25岁了,在死亡的礼物中度过!

     

    还吃了蓝色的冰激淋,招牌是一个蓝精灵在那指着问号,大家都不感吃,结果我去先试验了一下, 没想到效果这么好。

     

     

     

     

     

     

     

  • 刚刚写完下面的那篇BLOG,就收到了老王发来的EMAIL关于CAR SICK CAR演出被人故意造谣,挑衅告发,而被迫取消的消息,我不知道该说什么,那个怪兽,你所做的一切其实都是失败的,因为你的目的并没有达到!

    我现在想给小望和老王打电话,但是我拿起来又放下了,因为我不知道自己能否更好的安慰小望,还有老王的那份无奈的心情。

    我现在对中国音乐圈很失望,看不惯。。。。。。

    为那个怪兽写的句子,送给他:

    一切就像海啸那样去瞬间的吞灭我们吧,即使死了,我们的灵魂也会漂浮在天堂中,在那个天堂里,我们看到还在人间中的你像一个慷慨的赌徒,在那里继续为自己的下一秒种痛苦的挣扎着,而我们,只有那怜惜的眼神,直目的望着你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

    小望,李清,李维斯,请相信我,你们是最好的!你们其实并没有失去任何东西!你们的良知和清白,你们所做的一切,老天看的到!

  • 2007年04月15日

    “宇航员”的

     多谢GOLDEN BLUE指点的关于“宇航员”一词的发展,“Astroman”的确很美!=)

    -------------引用一段-----------------
    当苏联宇航员上太空时,人们叫他:Astroman,Astro是希腊语水手的意思,浪漫的将宇航员比喻成星际水手。而到美国人上天时,他们被叫做: Spaceman,也就是空间人的意思。今天,中国人终于实现了自己的飞天梦,又为我们创造一个英文单词:Tai Koo man, 取其中文发音,太空。这是值得骄傲的一刻。
    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